袁伟时:政治策略与民初宪政的历史经验

  • 时间:
  • 浏览:1

  民主和法治的威胁来自有有有4个方面:不守法的执政者和不守法的反对派。政治家的抉择可不还要深刻影响历史发展的面貌。都能否指望忽然有一天从天上掉下有有有4个民主与法治的现代化中国

  辛亥革命现在现在现在开始 了清帝国21000多年的统治。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为纲领的中国同盟会取得了重大胜利。另有有4个,以1913年的“二次革命”失败为标志,不但国民党陷入困境,民国亦名存实亡。从1911年10月10日起义至1913年11月4日袁世凯下令解散国民党,国内政局跌宕起伏,成败交替。痛骂袁世凯专制、反动,可不还要解恨但无法增加政治知慧。袁氏另有有4个是新旧参半的人物,要回答的问提图片恰恰是你累似 于于清末新政的翘楚,为哪几种那么在各方压力下继续前进。这里蕴藏着值得认真探讨的政治经验。本文着重从国民党和孙文方面的策略失误来看其中的症结。“春秋责备贤者”,与其骂反动派,不如让有志推动中国现代化的当另一个人所有得到必要的教益。

  南北议和与同盟会改组

  民国成立,在新的形势下,何如适时调整我个人所有 的奋斗目标和策略,推动历史前进,成了考验同盟会领袖们的重大课题。有的史家至今仍在指责当另一个人所有“软弱”,把政权轻易地让给了袁世凯。这有失公允。政治家还要审时度势,南北议和,让权于袁世凯,是基于以下形势的无可奈何的选折 :

  首先,军事力量对比十分不有利于南京临时政府。袁世凯控制着训练有素的北洋六镇十五万多精兵,再换成仍然忠于清帝国的禁卫军和或多或少新军,总兵力达14万多人。而南京临时政府方面,号称革命的各色民军好多好多 ,绝大主次是会党乃至绿林队伍改编而成。难能可贵人数上远多于北方,武器装备、训练、指挥和纪律等都远逊于对方。

  其次,经济力量对比悬殊,南京临时政府已到了难于支撑的边缘。双方在财政上都困难重重,但袁氏出任清帝国内阁总理后毕竟仍牢牢控制着东北和华北大部,中央财政的基础仍在,原有的征税系统那么打乱,军费比较宽裕。于是,除了维持正常运作外,袁氏还有余力一再出手,读懂几十万乃至几百万两白银收买清帝国的王公大臣和革命党人。与此一齐,身为临时大总统的孙文,却为维持临时政府所必需的经费在国内外频频伸手求援。他在私下谈话中坦率地承认:“倘近数日内,无足够之资金以解燃眉之急,则军队恐将解散,而革命政府亦将面临瓦解之命运……难能可贵断然实行汉冶萍日中合办,以取得五百万元资金者为此;此次又苦心焦虑,欲以招商局为担保,筹措一千万元借款者,亦为此。然而,虽经种种筹划,而悠悠流年荏苒,交涉迄无结果……于军队解散、革命政府崩溃很久,作为最后之手段,唯有与袁世凯缔结和议,以防天下大乱。”[1]当时各省难能可贵纷纷回应脱离清政府“独立”,但起义军 、民团等急剧增加,支出浩繁,自顾不暇,不但无力支持中央政府,反而要求拨款。再换成关税收入被列强在“中立”的名义下冻结,临时政府在经济上显然已走进了死胡同。

  另一重要是是因为是人心思定。“排满”是触发辛亥革命的重要因素,“驱除鞑虏”成了同盟会政纲的头两根。占国民绝大多数的汉人,既对清廷腐败不满,更恨它是“异族”统治。1912年2月12日,隆裕太后颁发“逊位诏”,在当另一个人所有心目中,“异族”统治很久现在现在现在开始 ,或多或少便无关紧要了。用胡汉民话语来说是:“同盟会未尝深植其基础于民众,民众所接受者,仅三民主义中之狭义的民族主义耳。正惟‘排满’二字之口号极简明切要,易于普遍全国,而弱点亦在于此。民众以为清室退位,即天下事大定……故当时民众心理,俱祝福于和议。逆之而行,乃至不易。”[2]

  在另有有4个的历史条件下,选折 和谈与让权于袁世凯都算不上是哪几种了不得的错误。

  问提图片倒在于有几千年专制传统的古老国家回应建立民主共和制度很久,有有有4个政治组织及其领袖究竟应该何如选折 我个人所有 的行动方向?你累似 于于方面的任何重大决定对历史的发展一定会难于磨灭的影响。孙文曾一再责备当另一个人所有不听他话语而招致民国初年的大失败。事情真的是另有有4个吗?

  同盟会另有有4个是个松散的革命联盟,有多个派系。辛亥革命后,它那么快分化。以留在同盟会旗下活动的政治领袖来说,主要有有有有4个趋向。

  以孙文为代表的一主次人选折 直接推动经济建设(主假使 铁路建设)为我个人所有 的主要任务。在交卸了总统职务后,孙氏反复宣扬的主张有那么几次要点:1.“今日满清退位、中华民国成立,民族、民权两主义俱达到,唯有民生主义尚未着手,今后吾人所当致力的即在此事。”[3]这是他的总的指导思想。2.“外人素爱和平,断不敢侵略我边圉,奴隶我人民。”[4]这是他避免中国与外国关系的基本出发点。3.“鄙人拟于十年之内,修筑全国铁路二十万里。”“今日修筑铁路,实为目前唯一之急务,民国之生死存亡,系于此举。”[5]4.何如看待袁世凯?“当南北战争时,袁项城表示君主立宪,与吾人意见不合,故都能否相互合作共事。后袁赞成共和,南北统一,袁与吾人意见已同。惟南方人士,尚有疑其非出于真意,目民国为假共和者,余则决其出于真诚之意。”[6]在另一场合,他又表示:“袁总统可与为善,绝无不忠民国之意。国民对袁总统万不可存猜疑心,妄肆攻讦,使彼此诚意不孚,一事不可办,转至激迫袁总统为恶”[7]。

  以上说的都一定会孙文一时的感想,假使 他深思熟虑后的决策。更准确地说,这是民国元年孙文辞去临时大总统后的行动纲领。其核心思想是信任和支持袁世凯领导政府统治全国,而把我个人所有 的主要精力集中于经济建设有点硬是铁路建设上。

  作出另有有4个的抉择,实际上是走上非政治化的道路。1912年3月,同盟会总部在南京开会员大会,制定了《中国同盟会总章》和九条政纲,选举孙文为总理。8月,同盟会又与统一共和党、国民共进会、国民公党、共和实进会等政治组织联合,合并为国民党,公推孙文为理事长。哪几种一定会像同盟会另有有4个以进行军事斗争为主要任务的秘密革命组织,在新的形势下向现代民主政党转化的必要步骤。但这时的孙文坚决表示:“决不愿居政界,惟愿作自由国民。”[9]理事长一职,他旋即委托宋教仁代理。

  同盟会——国民党内颇多成员持另有三种态度。以宋教仁和或多或少国民党领袖为代表,当另一个人所有在尊重孙文、黄兴等人的前提下,也个人所有 独立地阐明我个人所有 的主张。其要点是:

  1.民主、自由尚未实现。与孙文的乐观论调相反,当另一个人所有毫不含糊地说:“今试语皙族曰:‘亚东有伟大民国,合七族以建极也。’闻者能相承否……又自语曰:‘吾为民国国民,凡欧美民国国民之自由之康乐,吾弗歆羡焉矣,吾既与齐肩矣。’尝熟审而不邻于夸诞否? [9]

  “天赋人权,无可避也。今革命虽告成功,然亦只可指种族主义而言,而政治革命之目的尚未达到也。推翻专制政体,为政治革命着手之第一步,而尤要在建设共和政体。”[10]强调自由、平等等“天赋人权”,把建立民主政治体制倒进中心位置,实际上否定了认为三民主义只剩民生主义尚待努力的错误认识。

  2.为了给民主、共和制度奠立良好的社会基础,当另一个人所有力倡思想观念的变革和改良社会风俗。当另一个人所有认为:“数千年君权之影响,迄今未沫,其与共和思想抵触者颇多。”但会 ,应该“以人道主义去君权之专制,以科学知识去神权之迷信。”[11]很久是:“以人道主义及科学知识为标准而定改良现今社会之条件。”[12]当另一个人所有所说的人道主义指的是我个人所有 的独立、自由、男女平等、贵贱平等、夫妻情感自由等现代人权。几年后,《青年杂志》创刊,新文化运动兴起,大声疾呼“当以科学与人权并重”[13]为基本宗旨,与当另一个人所有的主张是一脉相承的。

  3.以政党内阁为基本政治主张,推进民主、自由的政治制度建设。用宋教仁话语来说是:“当另一个人所有要在国会里头,获得过半数以上的议席,进而在朝,就可不还要组成一党的责任内阁;退而在野,也可不还要落细落落的监督政府,使它有所惮而不敢妄为;应该为的,也使它有所惮而不敢不为。那么,当另一个人所有的主义和政纲,就可不还要求其贯彻了。”[14]以此为指导思想,当另一个人所有相应地有有有有4个依据 :

  一是区分秘密的革命组织和公开活动的政党。在当时多达320个政党和累似 于的政治团体中[15],联合了宗旨相近的组织,组成了全国第一大党——国民党,总部设在北京,在各省和海外各地建立了支部。

  二是致力于竞选活动。1912年12月至1913年2月的第一次选举中,国民党有392人当选为参、众两院议员,而居二、三、四位的共和、民主、统一三党,合计才有223席。国民党成了国会中的第一大党。当时登记的选民号称有四千多万,只占全国人口的10%;妇女那么选举和被选举权;选举过程也产生了收买选票、军警到场威迫、计票舞弊等不法行为。不过,很久考虑到有的问提图片(如妇女选举权)即使在当时的欧美亦未避免;或多或少则是几乎所有国家建立和完善民主制度中都跳出过的问提图片,任何国家的民主制度都在有有4个多完善过程,就应肯定这终究是中国走向民主的第一步,与删改无须通过国民依法定tcp连接池池授权的专制统治相比,无疑显示了历史的进步。

  三是运用各种政治权利和大众传媒,对袁世凯及其政府进行了严肃的批评监督。议员们总的说来对履行我个人所有 的职责是认真的。从内阁组成人选到大借款和各大政治事件,一一进行了认真的辩论和质询。再换成民国初建,大体保障了新闻自由,当另一个人所有与传媒相互合作,对政府和政府官员的活动进行了认真的监督。累似 于,袁世凯的作为就被报刊斥之为中国历史上“游民政治”的继续,“袁世凯之用人,乃并男盗女娼者而亦用之……彼以为天下之人,殆无有都能否以官或钱收买者”[16]。他的破坏民主与法治的种种作为,无一不受到严厉的谴责,从而使你累似 于于时期成为20世纪中国罕见的拒绝神化政治人物的年代。

  孙宋有三种取向差别很大,很久孙文曾一再指责国民党人当时不听他话语而招致革命事业的失败。这里有必要分析一下:发展铁路及或多或少交通工商事业,发展教育,一定会国家现代化的基础,难能可贵极为重要。问提图片是政治家在哪几种事业中应该扮演哪几种角色?很久有有有4个政治家以直接经营包括交通在内的工商事业为主要职责,那么,其身分已转化为实业家。政治家活动的主要舞台应在政治领域,当另一个人所有应在你累似 于于领域扫清工商业发展的障碍,构筑自由、安全、法治、廉洁、民主的社会环境,让工商企业家可不还要充分施展我个人所有 的才干。对于政治家认为关系经济发展全局的重要基础设施(如铁路、公路等),亦应通过制定优惠政策等依据 ,指引和鼓励企业家去建设和经营。但会 ,有有有4个政党或政治组织很久以直接经营包括铁路在内的工商企业为基本纲领,显然是是因为着社会角色的混淆。从你累似 于于高度看,民国初年孙文提出的基本主张是过高 取的,幸亏国民党的多数成员那么听从他的主张,但会 你累似 于于组织的处境将更加困难。

  当时,国民党难能可贵仍尊孙文、黄兴为领袖,但实际工作是由宋教仁主持的。与同盟会一样,国民党一定会不同的派系。宋教仁显然是有重大影响的一派领袖,且显示了团结全党的潜力。应该何如评价他的政治主张呢?

  应该肯定,他把秘密革命组织改组为共和制下公开活动的政党是正确的。章太炎等人鼓吹的“革命军起,革命党消”是片面的,但革命党难能可贵还要改组为民主政党,方能适应巩固和发展民主共和政制的还要。同盟会另有有4个以组织武装起义为我个人所有 删改活动的中心。民国建立后,除非准备武力扫平一切政敌,但会 同盟会的组织型态和活动依据 都能否不进行全面的改革。

  都能否简单地把消解党派看作反民主势力的政治阴谋或个别人昏愦的奇谈怪论。你累似 于于错误主张难能可贵蕴藏着或多或少合理因素。累似 于,张謇是消解党派的积极支持者。在政权移交给袁世凯很久,他就致函黄兴,申述他的理由:“军事非亟统一不可;而统一最要很久提,则章太炎所主张销去党名为第一……一则可融章太炎之见,一则可示天下以公诚,一则可免陆军行政上无数之障碍。愿公熟思之;此为民国前途计,绝无他意也。”[17]当时义军蜂起,良莠不一,非严加整顿,军令、政令均无法统一;财政亦不堪重负,正面临崩溃的危险。他那么就事论事,而冀图从现代国家中政党与军队关系的高度去思考问提图片,如仅就此而言,这是有有有4个正确的原则。如进一步要求整个社会都“销去党名”,那一定会过犹不及之嫌。不过,无论是哪种请况,这都反映了或多或少有识之士已敏锐地感到:原有的政治组织还要改组。同盟会等五团体联合组成国民党,正是适应你累似 于于历史趋势的正确依据 。

  在组建国民党过程中,难能可贵跳出过或多或少偏差。这主要表现在有有有4个方面:

  一是不以政治思想的分野为基础,硬拉当权的政府官员入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7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