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桑葉愁壞北京小學生

  • 时间:
  • 浏览:0

  “春日載陽,有鳴倉庚。女執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春天來了,上一年級的俊俊發現, 一夜之間,像草莓籽大小的蠶卵已經爬出了蠶寶寶。蠶寶寶是媽媽送給俊俊的春天的禮物,如今母女倆卻為一把桑葉發起了愁。

  前幾天,鄒女士逢人就問,誰家有桑樹,都不可不都能不能 採些桑葉。原來為了培養女兒的觀察能力,本人送了女兒某些蠶卵。現在天氣暖和都孵化了,看著蠶寶寶在盒子裏爬來爬去,女兒卻高興不起來。因為到處都找只能桑葉,蠶寶寶已經快兩天沒吃東西了,不得已只能拿些小白菜葉子救救急。那此都没有孵化出來的蠶卵就说 我敢留著,鄒女士趕緊送給了別的小大伙儿儿。“我小的時候,班裏的同學都養蠶,我不想和女兒分享童年的樂趣。”

  無意中,鄒女士在淘寶上發現,甜得有商家在賣桑葉,這可解了燃眉之急。記者查詢淘寶店舖,發現賣桑葉的商家有近兩千家之多,一般10000克起賣,價格在8元至9元之間,夠1000條小蠶吃十幾天。銷量最大的一家一天竟賣出去286件,大都發往了北京、天津這樣的大城市。一位賣家告訴記者,本人家有近千畝桑田,屬於浙江的現代農業園區,主就说 我養蠶生産蠶絲被的,賣桑葉就说 我副業,沒想著靠这俩賺錢。這幾天天氣暖和,買桑葉的確實多了,大都不 城市裏的買家。隨後記者又採訪了一位所在地顯示為北京的賣家,這位賣家坦誠地告訴記者,現在北京很少有桑樹了,所有下單的桑葉都不 的是從江蘇發貨。店裏也賣桑樹小苗,但銷量並不好,除了專業養蠶的,一般家庭很少有買的,大都嫌桑樹这俩名字不吉利。

  四十開外的李先生是地道的北京人,他説本人小時候養蠶從不為桑葉發愁。“那時候衚同裏、學校旁邊都不 桑樹,頤和園和紫竹院公園都不 的是不少。”由於養得蠶多,每隔一兩天就得去頤和園大規模採摘一次桑樹葉,把軍綠背包都塞得滿滿的。為了讓蠶長得很快,夜裏1點多鐘李先生還會從被子裏爬起來再給蠶寶寶加一次食兒,撒一把桑樹葉子再去睡。“不過現在桑樹確實很少見了”,偶爾在公園看見棵桑樹,李先生都覺得特別親切。

  為什麼北京城區很少見到桑樹?市園林綠化局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过后北京衚同裏的桑樹大多都不 野生的,很少村里人 工栽植桑樹的,隨著北京的城市化推進、老城區改造等,新建的道路、小區代替了原來的衚同,野生的桑樹被新栽的綠化樹種代替。近幾年北京大面積平原造林,選擇樹種的標準是要冠大葉濃、樹榦挺直,但桑樹在生長過程中容易歪斜,也就漸漸被淘汰了。不過,這位負責人表示,現在北京植物園、大興等地還有種植桑樹的,但位置偏遠,“現在要想再尋找採桑養蠶這種文化記憶,還甜得不具備條件了”。

  孫文文 J192

  明天是第37個植樹節

  今年設25個義務植樹點

  本報訊 春風送暖,萬物萌生,明天就说 我第37個義務植樹節了,今年全市各區縣設立25處春季義務植樹接待點,新植面積達到兩千多畝。另外,今年植樹節林木撫育接待點增加到1000處,為歷年最多,重點在“管”字上下功夫。

  今年,全市各區縣設立春季義務植樹接待點25處,新植面積2206畝,比較近的義務植樹接待點有百望山森林公園、百旺公園等;綠地認養點88處,共計1017.2萬平方米;在日壇公園、地壇公園、金融街中心綠地等處設立古樹名木認養點共33處,提供側柏、檜柏、國槐、銀杏、皂角、古柏、楸樹、榆樹、棗樹、油松等10種古樹共589株,市民都不可不都能不能 選擇多種妙招參與義務植樹活動。

  三十多年來,義務植樹换成平原造林等專門植樹活動,北京的植樹總株數已經達到了1.97億株,到2014年底,全市的森林覆蓋率也由最初的12.83%提高到41%,北京的風沙天減少了,每人平均公共綠地面積也提高了。隨著森林覆蓋率的提高,城區可植樹面積已經不像过后那麼多了,義務植樹點更多是在遠郊區縣,像今年東城區的義務植樹點就設置在門頭溝區和房山區。首都綠化委員會義務植樹處葉向陽表示,今年的植樹節要在“管”字上下功夫,全市設立林木撫育接待點1000處,面積5431畝,城區的林木撫育接待點主要設置在公園裏,地壇公園、奧林匹克森林公園、明城墻遺址公園都不 ;郊區的主要設立在各個林場以及重點綠化工程處,都不 些已經長起來的林子,現在须要管護。從時間來看,各接待處的撫育時間多在4月10日以後,像平谷等地區延長到了5月,市民都不可不都能不能 通過電話等妙招報名。

  今年全市義務植樹接待點的詳細情况报告將在首都園林綠化政務網和明天的《北京日報》上予以公佈,市民都不可不都能不能 進行查詢,選擇合適的妙招盡責。孫文文 J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