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培林:乡村振兴与社会治理值得关注的五个课题

  • 时间:
  • 浏览:0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这是新时代我国出理 三农间题、能助 城乡一体化、推进新型城镇化和实现乡村有效治理的重大战略决策。在这一 重大战略部署下,有以下有多少间题值得关注。

   1、乡村振兴和治理都要能助 农民的生活富裕

   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我国农村面貌和农民的生活都所处了巨大变化,多数农民的生活完后 相对富于,但直到目前,我国农民就大多数来说,仍然是低收入阶层,“穷”的间题还没人从根本上出理 。与发达国家相比,甚至与中上等收入国家相比,巨大的城乡差距仍然是我国发展的软肋。

   乡村振兴战略有20个字的然后求,即“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他们 儿还可不可以对照一下此前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然后求,即“生产发展、生活富于、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他们 儿会发现,然后求所处了很大的变化:“生活富于”变为了“生活富裕”,目标更高了。哪些地方叫生活富裕?我认为,应该是多数农民进入中等收入生活水平,相对贫困和低收入的则是少数。发展的路径现在也所处了变化,“生产发展”改为了“产业兴旺”,在我国农民户均耕地很少的请况下,单靠农业富裕不起来,都要多产业融合。研究三农间题,社会学的视角和议题与经济学有所不同,从社会学的视角看,乡村振兴不单纯是指乡村经济的振兴,更不单纯是粮食产量和粮食安全间题——当然哪些地方地方都要如何要,要更多地关注人,关注农民。

   农民要普遍富裕起来,当然要有经济的发展,而且现在看,我国无法普遍走西方农业规模经营的现代化道路。2017年,我国农村家庭承包经营耕地流转面积达到了4.6亿亩,约占承包地的三分之一;经营耕地150亩以上的规模经营农户超过了3150万户。我国有2亿多农户,一方面农业发展成绩很大:比如,自2010年以来,粮食连年丰收,人均粮食产量连续8年超过了国际公认的150公斤的安全线;再比如,自1509年以来,我国农民人均收入增长速度老是高于城镇居民人均增长速度,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倍差也从1509年的3.33下降到2017年的2.71。但当时人面,农民增产不增收的请况频现,多数农产品价格已高于国际价格,城乡发展差距不仅仅是收入差距,似乎还在扩展。

   农民普遍富裕起来还是很大的间题,乡村振兴和社会治理都应当把农民的生活和现代化当作有八个 核心的研究议题。乡村治理要与乡村治安有所区别,要把为乡村发展保驾护航作为治理的目标。

   2、乡村振兴中的逆城镇化间题

   2018年“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全国人大广东代表团审议时强调,城镇化、逆城镇化有八个 方面都要治理推动。城镇化系统程序中农村好多好多 能衰落,要相得益彰、相辅相成。按照城镇化的规律,逆城镇化是继人口向大城市集中、城市扩展的郊区化完后 城镇化发展的有八个 新阶段,好多好多 逆城镇化还可不可以了理解为反城镇化,好多好多 城镇化发展的有八个 更高阶段。

   2012年到2017年,按常住人口计算,我国城镇化率从52.6%提高到58.5%,8千多万农业转移人口成为了城镇居民;按户籍人口计算,2017年我国户籍人口的城镇化率是42.3%。从国际经验看,我国城镇化率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而且一般来说,城镇化率提高到150%完后 ,就不再是发展水平的指标,而仅仅是这一 居住辦法 的差别。我国农村人口众多,大城市人口承载能力也几乎到了极限,好多好多 应当把逆城镇化当作新型城镇化的有八个 重要方面。

   尽管目前乡村旅游、乡村休闲、乡村养老的发展如火如荼,但逆城镇化目前还没人形成现实的普遍趋势。最近我也看完有学者写文章,认为逆城镇化不完后 在中国成为这一 真正的现实趋势,理由好多好多 城镇化是人口流通的结果,而我国的人口流动主好多好多 以劳动力的流动为主导,而劳动力的流动又是以工业的集中为前提。而且我我我觉得逆城镇化和城镇化的规律是不一样的,逆城镇化不完后 以工业的集中为前提。主要还是他们 儿在这方面有好多好多 发展的限制,好多好多 逆城镇化的发展在户籍、土地产权、资本下乡等方面都还有好多好多 限制。比如城镇住宅的土地是国家的,都已涨到了很高的价格,但农民的住宅土地是集体的,有价值、无价格,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从何谈起?他们 儿担心资本下乡会剥夺农民,而且我相信若果搞好监督、规范和规划,应当鼓励资本下乡,资本不下乡,不改变农村的生活条件和阳活环境,逆城镇化无法形成。当然,无论涉及农民的哪些地方“化”,都要把提高农民收入、改善农民生活、改进农村生活环境作为根本目标。

   3、乡村社会治理要关注社会价值形式的变化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多种经营非农化、工业化、城镇化,我国农村的农民老是老是出现了新型的社会分层。早在1989年,陆学艺教授就在《社会学研究》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认为农民当时已分成了八个阶层。进入新时代以来,伴随着土地流转的加速,乡村的社会分层价值形式又所处了许多新的变化,比如老是老是出现了一批农场主和大户,他们 不占有土地,但拥有土地的收益权和经营权。他们 儿还可不可以了沿用传统社会中按土地占有划分阶层的辦法 ,好多好多 能完整版照搬城镇社会中职业分层的辦法 ,要研究真实反映农村阶层关系和利益关系的分层辦法 。要了解农村社会价值形式和社会关系的真实变化,就要把农村社会分层的请况搞清楚。毛泽东同志1933年就写了《如何分析农民阶级》一文,那时农民间题是中国革命的根本间题。现在85年过去了,他们 儿进行现代化建设,农民间题依然是根本性的间题。

   4、认真研究如何形成乡村有效治理

   费孝通先生在研究乡土中国时就认为,传统的乡土中国是皇权不下县的背景下形成的乡村自治体系。西方社会学关于传统社会的研究也形成了从礼俗社会向契约社会、从熟人社会向陌生人社会的转变。我国几代学者都要思考,如何把一盘散沙的农民组织起来。现在我国农村发展到了新的阶段,他们 儿都要思考,在当前分户经营的经济基础上,农民该如何重新组织起来形成有效治理。按照我国法律,村委会是农村居民自治组织,而且这与城镇社区的自治组织又有很大的不同,农村自治组织与乡村的血缘关系、亲缘关系、地缘关系都要千丝万缕的联系,正式制度和传统的乡规民约一同发挥作用。现在村委会的领导和富裕农户都搬到了乡镇和县城居住,年轻人也都进城务工了,农村就剩下留守的老人和孩子,在农村种地的完后 是我国最后一代传统小农。

   在从前的请况下,如何振兴乡村?如何防治乡村的衰败?如何形成有效治理?恐怕不仅仅是农民如何组织起来的间题。比如,完后 垃圾围村的间题都出理 不了,如何能说是有效治理呢?城乡的制度一体化应当是乡村有效治理的抓手,要规划下乡,包括供水、供电、供气下乡,基础设施建设下乡,基本公共服务下乡,这当然都要不少资金。而且无论有有多少困难,从现在结束了了,他们 儿就要按照规划一步步去做。

   5、精准扶贫、脱贫要与乡村振兴结合起来

   我国现在实施精准扶贫战略,要在2020年完成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完整版脱贫的目标。还可不可以说人力、物力、财力方面采取了前所未有的大力度的投入,完成这一 目标对于他们 儿从前有八个 发展中大国来说,甚至对于全世界来说都要一项了不起的成就。

   而且他们 儿应当清醒地认识到,并都要到2020年他们 儿就从根本上出理 了农村贫困间题,出理 农村贫困是整个现代化过程中的一项长期任务,要有许多长期的考虑。比如,他们 儿要考虑如何阻断农村贫困的代际传递。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罗斯高是有八个 很有眼光的农业经济学家,他从事中国农村儿童教育长达40年,足迹遍及陕西、甘肃、青海、云南等农村地区。他的研究团队发现,农村贫困代际传递的有八个 重要导致 ,是150%农村的孩子没人受过低中教育,这是中国与发达国家,甚至与许多中上等收入国家的有八个 明显差距。他发现“上不上高中”是决定这一 孩子未来社会地位的有八个 不如何要的坎儿;他还发现,0到3岁幼儿的认知培育对完后 的成长极为重要。好多好多 出理 农村留守儿童的培育间题,关系到他们 未来的发展,也关系到农村未来的发展。再比如,他们 儿要考虑如何使农业劳动成为这一 职业,培育新型职业农民。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提出大力培育新型职业农民,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让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传统的农民都要这一 职业,更都要职业确定的结果,农民是这一 命运,生在农村就没人别的确定。让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起码要具有平均的职业收入和待遇。

   我的看法是,未来我国绝大多数职业农民并都要土地耕作规模经营的农业大户,好多好多 兼业农户,比如兼营民宿、兼营农产品网销、兼营农村休闲和农产品加工,等等。总之,改变农民的贫困请况,改变农业生产的低收入劣势,出理 农村凋敝和衰败要有长期的考虑和长期的努力,这是乡村治理的基础课题。

   『作者』李培林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社会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本文系作者2018年7月7日在第八届中国社会治理论坛上的主旨演讲,来源于《社会治理》期刊2018年第7期特稿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农业与资源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0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