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东旭 郑秉文:为什么必须重提“医改”

  • 时间:
  • 浏览:1

   2016年7月,世界银行、世界卫生组织生和熟国财政部、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联合完成中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研究报告,旨在为今后中国医改增添智识支撑。报告受到各界密切关注。

   2016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再次强调,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到了啃硬骨头的攻坚期”,并要求加快把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选者的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任务“落到实处”。

   医改不仅事关公众福祉,可能改革这样再进一步,中国面临的巨大医药卫生支出压力也将与日俱增。把脉医改,就此,财新记者专访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所长、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

   中国医改时局

   财新记者:世行等联合发布的医改报告引起了国内甚至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选者在此时发布报告,有那先 意义?

   郑秉文:十八大以来,中央深度1重视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工作,十多个举措纷纷出台,从整合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制度到加强儿童医疗服务改革,从大病保险到推进家庭医生制度,从推进分级诊疗到规范社区卫生服务惯例,等等。2015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五中全会又提出“健康中国”国家战略;2016年8月19日-20日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强调,这样全民健康,就这样全面小康,把人民健康装入 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十分重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完全参加,李克强总理也发表讲话,这样高规格的卫生与健康会议,在新中国历史上还属首次。这后来世行等联合发布医改报告的一4个 重要背景。

   买车人面,4009年启动新一轮医改以来,实在在全民医保等方面成绩斐然,但面临的难题也十分严峻。

   类事,“看病难、看病贵”难题更加尖锐;医患关系更加紧张,甚至经常出現命案;国家几万亿资金砸下去,以药养医难题却更甚;公立医院改革这样实质性进展,社会力量进入门槛依然很高,民间资本参与卫生医疗服务的难题依然不多有,民间资本的非盈利和盈利医院面对的困难依然很大,等等。

   那先 难题都有待全面深化改革来处理。正如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统筹推进医疗保障、医疗服务、公共卫生、药品供应、监管体制综合改革。”

   财新记者:中国的卫生健康面临那先 挑战?与国外相比,是算不算具有特殊性?

   郑秉文:中国的卫生健康领域面临的主要挑战主要有4个:一是人口老龄化。可能计划生育等意味着 ,中国人口老龄化来势凶猛,十分太快了 了 。4000年,中国前一天 进入老龄化社会。到2015年,老年人就超过2.22亿,高达16.1%;预计到20400年将超过3.4亿人,高达24.4%,到20400年超过4.39亿人,高达33.9%。老年人比例剧增,对一国的医疗卫生体制是个巨大挑战,可能老年人患慢性病的比例远远高于青壮年人,这后来第4个挑战——慢性病负担加重。

   仅仅还在25年前,慢性病还没这样厉害。那时,中国疾病负担最大的是伤害、传染病、新生儿、营养和孕产妇疾病等,合计占总负担的41%,呈现出典型的发展中国家的特征。但现在,慢性病已占到中国77%的健康生命年损失和85%的死亡诱因,可能十分接近发达国家。比如,仅心血管疾病和癌症就占到死亡的33%,中风、慢性阻塞性肺炎、肺癌是过早死亡的三大意味着 ,糖尿病、肌肉骨骼障碍、抑郁症成为失能的三大意味着 ,所有那先 可能很接近发达国家的指标,预计未来后该 继续上升。比如,40岁以上中国人在未来20年里慢性病数量要翻一番,甚至是现在的3倍,糖尿病是患病率最高的疾病,中国吸烟的青年人数量是天文数字,肺癌可能是现在的5倍。

   三是对长期照护制度需求带来的挑战。慢性病给买车人和社会带来巨大影响,有些慢性病会产生并发症,最终造成失能和丧失劳动能力,一起还还要长期照护,造成巨大的经济成本。4005年,慢性病直接医疗成本是1.5万亿元,2015年就超过3万亿元。重要的是,我国的长期照护保险在2016年前一天 开始英语 试点,可能建立一4个 单独的保险计划,必然增加参保人、企业的负担,增加各级财政的负担。长期照护保险采取那先 模式,这特别要,目前,人社部刚启动14个城市的试点。

   四是检测和医疗服务质量面临挑战,包括服务体系和服务供给,资源分配不均衡等。这方面的压力很大,主后来卫生管理体制和领导体制难题,进而意味着 公立医院的医疗服务质量和强度等难题。

   五是卫生费用可能激增,面临很大压力。据预测,在2015年-2020年,医疗卫生费用年增长率高达9.4%,而同期的GDP年均增长这样6.5%,在20400年-2035年,GDP年均增长率这样4.6%,而卫生费用增长率将高达7.5%。2015年的卫生费用是3.5万亿元,到2035年将到达15.5万亿元,占GDP的比重从2014年的5.56%激增至2035年的9%以上。

   相比之下,筹资体制方面的压力更大,城乡医保制度这样 就离不开财政转移支付,城镇职工医保实在每年都有结余,但累计结余还不足支付一年,且在大病保险纷纷铺开之时,基金支付压力可想而知。

   财新记者:世行等联合发布的医改报告得到诸多部门和专家学者的认可,一起,都有有些不同意见。请问,你怎么可以 评价医改报告对当前中国医改的把脉以及给出的具体改革建议?报告与4009年以来的新一轮医改从主导思想和内容上有何异同?

   郑秉文:我买车人认为,4009年以来的这轮医改在主导思想上忽略了市场因素的激励性,忽略了买车人和个体的能动性,忽略了民间力量办医的积极性,过于强调公立医院及其公益性的核心作用,过于强调政府行政手段调控的作用,过于强调依赖各级财政投入的作用,留下了推动价格刚性上涨的后患,留下了政府垄断医疗资源和政府包打天下的发展趋向,进而,必然留下了医患关越扎张的隐患。

   进入经济“新常态”以来,政府部门对上述医改取向指在的难题有所认识,世行等联合发布的报告后来一4个 较为明显的代表性研究,它对目前形势的判断和看法,对上述几块领域改革提出的着力点等,都与4009年有所不同。类事,报告的一4个 亮点是提出了改革的“4个推手”,其中第一4个 是改革公立医院,第七个是鼓励社会力量参与进来,甚至提出“与公立医院公平竞争”的口号,这是了不得的提法!看来,这些 4个 领域的改革是此次改革的重点,我对此很看重。

   财新记者:4009年以来的新一轮医改,要处理的核心难题之一恰恰是“看病贵”,且投入巨大,为什时至今日这些 难题甚至还有恶化倾向,因病致贫难题依然常见,症结何在?

   郑秉文:在中国看病到底贵不贵?还还要从一4个 方面来回答。一是从卫生总费用占GDP比重来看,2014年是3.5万亿元,占GDP的比重是5.56%。相对于人均GDP的水平来讲,可能属于“上中等收入”国家的水平,特别“贵”了,但还有一定的上升空间。亲们知道,中国今年人均GDP达到40000美元,是一4个 典型的上中等收入国家。二是从支出比例特征来看,在3.5万亿元中,政府财政支出1.1万亿元,占400%;买车人现金支付1.15万亿元,占33.2%;余下37%主后来社会医疗保险和有些。从三主次支出来看,买车人现金支付比例显然是太高了,尤其是,与美国相比,在中国看病很“贵”,买车人支付比例大大高于美国。我的一4个 美国亲们我能找到了最新的数据,还还要做个比较:19400年美国买车人健康总支出是233亿美元,买车人自费是129亿美元,患者买车人自费主次占比高达55.2%;而2014年买车人健康支出总费用上升到2.55万亿美元,但患者看病买车人自费主次下降到3298亿美元,占比仅是12.9%。也后来说,在美国,半个多世纪以来,看病买车人自费比例直线下降。买车人面,美国的买车人健康总支出占GDP的比例却逐年上升:19400年美国GDP是5264亿美元,买车人健康总支出233亿美元,仅占GDP的4.4%,而2014年美国GDP是17.42万亿美元,买车人健康支出是2.55万亿美元,占比竟高达14.7%,可谓全球最高,有些,对老百姓来讲,买车人掏腰包的比例不升反降,比中国低不多有,不多有,美国人看病是很贵,但假使 买保险,买车人自费主次就不高。

   也正是从上述深度1出发,为了处理因病致贫、因病返贫,近几年来,中央力推“大病保险”,尽量让患者买车人自费主次降下来。这样,为那先 中国人看病的自费比例要高于美国?我买车人的看法是,医疗支出特征要多元化,有些,医疗保险制度要多层次才行。目前,中国人主要靠第一支柱基本医疗保险,除此之外,还应该大力发展第二支柱企业补充医疗保险,大力发展第三支柱商业健康保险。2015年,国家出台税收优惠政策,税前列支2400元钱,这是近年来一4个 重要改革。后来说,可能有1亿人参与进来语句,每年支出额将有2400亿元,在卫生总费用的特征里将占有一席之地。有了一4个 支柱就还还要分散医疗费用的支出特征,“摊薄”各个支出比例,降低买车人自费主次。实际上,在中国,加在大病保险,它还还要成为目前特征的第4个支柱。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469.html 文章来源:财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