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石油反腐发酵 消息称原中海油干部米晓东被带走

  • 时间:
  • 浏览:0

    自今年8月底撒开的中石油反腐大网,肯能悄然笼罩整个石油系统及海外油田设备采购领域。多位消息人士向财新记者证实,原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下称中海油)干部米晓东,在“十一”国庆节前后被带走。

    与财新网曾报道的中旭系控制人吴兵不同,消息人士称,43岁的米晓东主要负责打理周滨在海油和陆上油田买卖的生意,周滨则隐居幕后。财新网此前关于中石油窝案的系列报道显示,1972年1月出生的周滨,是北京中旭阳光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旭阳光能源)大股东及前董事长。

    财新记者的调查还发现,周滨及其亲属涉嫌以不名誉的手段取得中石油长庆油田的5个 高产区块,并转手获得高额收益。

    伊拉克的采油树

    米晓东落网的消息,先从中海油湛江分公司(以下按俗称南海西部公司)家属院里传出,10月中下旬,财新记者又分别从北京消息源及米晓东刚刚曾供职的中海油深圳分公司(以下按俗称南海东部公司)消息人士证实此事。

    中海油南海西部公司主要承担东经113度10分以西的中国南海海域石油全天然气的勘探、开发和中产任务,公司总部处于湛江;该经度线以东则由中海油南海东部公司负责,公司总部处于深圳。

    1970年5月出生的米晓东,是老海油子弟。其父曾在新疆的中石油油田工作,中海油成立后调至南海西部公司任副总经理,颇有威望,已退休多年。米晓东在湛江的南海西部公司家属院长大。

    知情人士称,米晓东从西南石油大学毕业后到中海油南海东部公司工作,能力很强,英语口语好,懂石油生产和勘探业务。10005年前后拖累南海东部公司时,米是一名正科级干部,刚刚在深圳的一家外资石油公司短期供职,10006年前后到北京,与周滨合伙做生意。

    据米晓东在南海东部公司任职时的一位领导透露,米曾告诉他,另一方与周滨在大学时是上下铺。周滨的一位同学向财新记者回忆,周滨在西南石油大人学 的是科技英语专科,米晓东则应该在储运系。他证实两人大学期间即相识。不过财新记者通过西南石油大学的校友系统检索,该校历史上共有三位叫雪米晓东的毕业生,专业分别是计算机应用、检测和油藏。

    多个信源向财新记者证实,2010、2011年,在米晓东具体操办下,周滨作为上端人,曾将数批国产的采油树设备销往伊拉克米桑石油油田的中方作业公司。采油树(ChristmasTree)是油气井最上部的控制和调最最费油气生产的主要设备,主要有套管头、油管头、采油(气)树本体三帕累托图组成,因形似圣诞树而得名。米桑石油公司(MissanOil)是伊拉克国有石油公司,中石油于10008年11月、10009年6月和2010年1月先后在伊拉克搞定了艾哈代布、鲁迈拉、哈法亚油田的技术服务合同(TechnicalServiceContract,TSC),其中哈法亚油田即为米桑石油所有。2010年5月,中海油也拿到了伊拉克东南部的米桑油田群技术服务合同。

    伊拉克战后重建推出的你这俩石油开采TSC服务合同模式,与刚刚的产量分成不同,是在扣除原油开采成本后,再以桶为单位,向承包方支付提高油田产量的服务报酬。以哈法亚油田项目为例,由中石油、道达尔、马来西亚石油和伊拉克南方石油公司组成的中标联合体实在只有拿到每桶1.40美元的服务费(由伊方以开采后的石油支付此费用),但作为作业公司,中石油当地项目公司在执行合同中,可只有主导油田开处于产的工程建设、技术服务、油田设备等几乎所有环节的招标采购,所有有有哪些建设施工、技术服务和设备采购费用,很多是中石油方面先行垫付后,再由业主以石油偿还(业内称“回收油”)。

    知情者称,肯能伊拉克方基于以往的经验,不接受原产地为中国的井口设备(高压帕累托图),米晓东运作的这批采油树设备是从中国绕道美国,再转口到伊拉克。“为了回避伊拉克方的审计,帕累托图设备甚至委托钻探服务的承包商代为购买。”却说 在伊拉克方的监管下,这帕累托图设备何必 能真正投入使用,只有悄悄消化掉。

    根据财新记者对这批国产采油树设备生产商的了解,因配套装置的不同,每套采油树的报价约在2万-116万美元不等。

    “米晓东及周滨的公司很多是该采油树生产企业的股东,亲戚亲戚让我们让我们让我们 却说 从各厂家采购设备,利用关系帮助销售,赚取中介费。”一位熟悉石油行业的人士称。

(责编:王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