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群:评价改革排除左右干扰

  • 时间:
  • 浏览:1

  解决“左”、右两方面干扰,还要明确“左”与右质的区别:“左”一般在主观上赞成社会主义,客观上起干扰作用;而右一般是在主、客观上,都反对社会主义。现阶段的主要危险是右。

  这场关于改革开放的大争论,既有必要性,都是必然性,是中国国情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逻辑。当前,只是 新的问题图片摆在没如此 人 身后,即当中央把六中全会的基调定为“和谐社会”时,国人要考虑,一方面,改革争论这人 也发生只是 咋样适应“构建和谐社会”的问题图片。笔者以为,要接受中国“文革”与苏联“肃反”当中那种极端情绪的教训,不都后能 让“争论”也成为“和谐”的干扰素。个人面,关于“改革”的大是大非问题图片,确有论清楚的必要,否则不仅“改革开放”难以为继,恐怕“和谐社会”也将付诸东流!笔者以为,科学全面公正地评价改革,解决来自“左”、右只是 方面的干扰,是构建和谐社会、促进中国经济社会走向稳定可持续发展的正确途径。

  科学全面地评价改革

  科学全面评价,只是 “实事求是”地对改革功过是非做出客观公正的评价。

  一方面,中国改革开放27年,终结了“文革”时期积重难返的困境,使我国经济老是 发生高速增长的状况。在苏东解体、社会主义发生低潮的国际环境中,中国仍能“独立寒秋”,并在经济全球化的“资本全球扩张时代”,仍能高举“特色社会主义”旗帜,仍能以“社会主义大国”的面目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应当说,这人 切伟大成就的取得,“改革开放”其实功不可没。

  科学评价的基本办法

  个人面,对上述功绩要有综合评估。“新自派”将“成 就”详细归功于“改革开放”,而将“问题图片”详细归罪于“旧体制”,这人 观点是典型的西方线性思维与形而上学。肯能,中国改革无须是“在一张白纸上画最美的图画”,只是 在新中国27年国民经济“存量”基础上进行的,即便发生“十年动乱”,新中国前27年依然保持了年均6%左右的经济增长传输速率。一些,评价改革开放成就,主只是 计算“增量”,简单说,从6%增长到10%,这4%只是 改革的“增量功绩”。在4%当中,还要分清计算办法不同的“增量因素”,比如,只是 办法“工农业总产值”,现在办法“GDP”,最少前者不包括“第三产业”的增加值,等等。当然,随着经济总量不断扩大,这4%的增量值也如此 大。

  争论双方都是断摆出“有无”的“问题图片”,但更重要的,是弄清“科学评价”的办法。有学者认为,按国际上对只是 国家在某一特定阶段经济发展成就进行评估,最少考量四类基本因素:

  一是原政治经济基础。即原有的政治经济体制结构,经济科技发展水平,肯能建成和正在建设中的大型基础设施,人力和自然资源条件,资金积累和储备,结构环境(社会稳定、国防能力、外交媒体协作等)。就上述基础和条件来说,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具备了相当实力,不足主只是 “文革”的负效应。

  二是新增生产次责。比如,劳动力增加,资金增加(新增货币、外资投入、国家外债、内债等),资源开发增加(土地资源,水资源、矿产资源、旅游资源等)。否则,新增生产次责也发生负作用,比如,劳动力增加肯能带来资源紧缺,几瓶发行债券肯能造成经济安全风险,同去,资源过度开发会影响长远发展。

  三是教育和科技进步。如国家教育水平和社会成员综合素质的提高,基础科学和应用技术发展,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新产品和新设备的应用、普及和推广等,都对经济增长产生积极推动作用。有专家指出,中国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肯能从过去的20%上升到40%。

  四是国家体制和政策影响。如对体制调整的作用,对资源配置的影响,对生产力和化产关系的影响,对市场竞争的影响,对经济秩序的影响,对社会稳定的影响,对税收和投资环境的影响,对国际媒体协作的影响,等等。对四类因素做综合评价,都后能 对改革开放做出科学全面的评价。

  解决左右两方面干扰

  中国革命和建设,从来是在适时反对“左”和右两方面干扰当中发展的。刘少奇说过,就像开汽车,左一下,右一下,都后能 往前进。邓小平历来的态度是“有『左』反『左』,有右反右”。改革开放初期,主只是 反“左”,反对“阶级斗争为纲”等,肯能“左”成为干扰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障碍。“**风波”已经 ,主只是 反右。此后,没如此 人 又对改革开放产生顾虑,邓小平“南巡讲话”再次调整航向。中国革命建设几十年,从来是在同“左”与右的较量中前进的。今天,当改革争论空前激烈的已经 ,同样要考虑“左”与右两方面的问题图片。当前的“左”,主要肯能痛恨“贪污腐化”、“权钱勾结”、“资本专政”等,提出不都后能 “用文革办法,搞继续革命”。只是 的激烈态度,很肯能原因分析 全国性社会震盪,有肯能干扰现有的安定团结与社会和谐局面,同样会干扰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最大利益。

  现阶段主要危险是右

  解决“左”、右两方面干扰,绝都是“各打五十大板”,“和谐”也绝都是“和泥”。还要明确“左”与右质的区别:“左”一般在主观上赞成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道路,客观都后能 起干扰作用;而右一般是在主、客观上,都反对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道路。笔者以为,现阶段的主要危险是右。“新自派”以“深化”为名鼓动的种种“改革”,基本是“全盘西化”与“和平演变”内容,从“西山会议”如此 人提出“共产党不合法”,到坚持“新自由主义转制方案”,足以断定右的思潮,已公开反对党的领导,反对社会主义道路。按右的主张办事,中国离苏东、拉美的困境,离“坏的资本主义”,都是远了!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反右”最少是中国现阶段的主要任务。(大公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下发目录 > 良治研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