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三个儿女八旬老太睡公厕 邻居嫌她脏臭

  • 时间:
  • 浏览:1

制晚报讯(记者 马晓晴 柴程)年近八旬,本应享受儿孙承欢膝下的天伦之乐,但住在东城区的王丽仙老人不但这么收到这份幸福,反而住进了胡同的厕所。

近日,王丽仙老人的遭遇经过媒体发酵后,她的另一一有八个女儿成了众矢之的,被指不孝,虐待老人。今天上午,老大和老二终于现身,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专访时,她们却对母亲住进厕所给了截然不同的解释。

事件

有另一一有八个女儿 她却住进了厕所

今天上午,记者来到东城区轿子胡同,在31号院门外见到了正坐在地上打瞌睡的老人王丽仙。

王丽仙今年79岁,满头银发,身上散发着一股刺鼻的臭味,手上的指甲也后能 这么剪过。她随近摆放着统统废品,旁边还有早上吃剩下的饼。胡同里挂着她的被子和衣服,被子内的棉花肯能发黑,又臭又脏,统统居民从她身边经很久能 捂住鼻子。

王丽仙告诉记者,她一共有另一一有八个女儿,另另一一有八个住在地安门,1997年拆迁后搬到清河。老伴去世后她又跟着大女儿在地安门随近租了一间房,直到八个多月前,她才搬到这里。大女儿为她在轿子胡同31号院内租了一间小房子,但一周前,房东在她出门后将门锁上,从此她便白天在外面捡破烂,晚上在公厕睡觉。

记者看多,王丽仙另另一一有八个住的屋子肯能用大锁锁上,院内居民周女士告诉记者,这件屋子非要至少6平方米,后面 非要一张肯能快塌了的床。

后能 ,记者来到王丽仙晚上睡觉的公厕,公厕十分干净,后能 气味很大。王丽仙指着厕所的一角告诉记者,她晚上有后能 在这里睡觉,有时则睡在胡同里。

王丽仙说,她不喜欢和孩子们同去住,孩子的我家有也没地方住。但肯能王丽仙年事已高,脑子嘴笨 清楚,说话颠三倒四,说不清另一一有八个女儿在哪里,也我也不知道当事人为有哪些会无家可归。

居民说

老太太不讲卫生 太味儿了

轿子胡同31号院的居民对王丽仙的意见很大,.我.我表示自从王丽仙搬来很久,把院子搞得脏乱差,希望她早日搬走。

院内居民周女士说,王丽仙老是会在屋门口随地大小便,把院里弄得又脏又臭,本人从她门前经过时后能 捂鼻子。“她来很久.我.我院子好着呢,她来了很久.我.我都这么住了。”

而同住在你这个 院里的居民赵女士说,很少能见到她的孩子来看她,非要大女儿偶尔来看看。“今天上午她大女儿还来了,把她好心人给她妈的钱拿走了,就不管了。”

房东说

房租已到期 居民让轰走

今天下午,记者联系到了王丽仙所租房子的房东陈海珍。陈海珍告诉记者,王丽仙的大女儿在4月25日将房子租下,以押一付三的土措施共缴纳了另一一有八个月的房租,总计23000元。

“我看王丽仙屋里有哪些都这么,统统也不像过日子的,连饭后能 捡来的。”陈海珍说,她从我家有给王丽仙来拿了毛巾、被子、衣服和碗。但后能 陈海珍发现,王丽仙仍依旧捡破烂,还把当事人家的床、墙和门弄坏了。

“另一一有八个月后我又去看王丽仙,居民竟把我围住了,说她嘴笨 太脏了,让他要别租给她房子。”陈海珍说,她把居民的意见告诉了王丽仙的大女儿,双方协商在8月15日前搬走。

不过,到了8月17日,陈海珍发现王丽仙还这么搬走,于是就提醒王丽仙大女儿赶紧将母老人接走,其大女儿则表示,目前无处可去,月底一定搬。

后能 ,迫于邻居们的要求,8月18日,陈海珍将房门锁住,至此王丽仙才住进了胡同的厕所。

社区说

俩女儿相互推 谁也不管

后能 ,记者来到了隆福寺社区服务站,该站的赵书记告诉记者,居民早就跟社区反映过,社区工作人员也和王丽仙的大女儿及二女儿联系过,但二人互相推诿,后能 直接不接电话。

“嘴笨 居民意见很大,但.我.我也不能强行将其轰走,非要尝试联系其女儿。”赵书记说,目前王丽仙的另一一有八个女儿后能 接电话,谁也不来将母亲接走。

大女儿说

母亲脾气坏 跟居民合不来

今天下午,记者联系到了王丽仙的大女儿王凤艺,她表示,当事人也是这几天刚知道母亲住进了公厕,她强调当事人嘴笨 不赡养母亲,也不母亲住在哪都被人轰。

王凤艺说,她照顾母亲肯能10年,很久老是住在清河的楼房中,去年肯能当事人的儿子要上初中,为了离学校近些,便把清河的房子出租,并在地安门随近租了一间平房,和母亲、儿子同去生活。

“后能 我妈总跟邻居吵架,说别人偷了她的钱,她还不讲卫生,弄得院里味特大,邻居意见对她意见很重大。”王凤艺说,地安门的房东表示,肯能她母亲还住在这里,房子就不租给.我.我了。

八个月前,王丽仙从地安门的出租房内搬出,住进了轿子胡同,同样的有哪些的间题再次处在,邻居对其意见大,再次让其搬走。

“我嘴笨 是没土措施,找非要地方住。”王凤艺说,母亲脑子不好使总丢钱,就帮她把钱收起来,并后能 拿了她的钱就不管了。“下个月我一定给母亲找个地住。”

至于今晚老人在哪过夜,王凤艺表示,她也正在发愁,想在和房东商量商量,让母亲住进来。

二女儿说

我没房 非要老大负责

后能 ,记者又联系到王丽仙的二女儿王凤春,她表示,拆迁时当事人有哪些钱都没落下,当事人现在还住在另一一有八个8平米的小房子里。“我嘴笨 很心疼我的母亲,但我嘴笨 这么地方接母亲过来住,她非要跟老大同去住。”

王凤春说,母亲每个月有30000元左右的退休金,她会陪着母亲同去去取,为了出理 母亲弄丢,她会替母亲收着。“母亲老是到我这里吃饭,我也老是给她钱。”

相互推诿 到底谁在说谎?

据王丽仙的大女儿王凤艺介绍,他的父母因性格不合,轻时就分居了,但并这么离婚。1997年.我.我所在的地安门的老房子拆迁后,共分了三套房,老大和老三跟着父亲住,共分到两套一居室;老二则跟着母亲住,共分到一套两居室。

后能 父亲生病,母亲并这么尽到做妻子的职责,生病的父亲详细由老三照顾,直至去世,老三也后能 耽误了结婚。

老大王凤艺说:“老三付出了太大,母亲的事就不麻烦她了,应该由老二照顾。”

而老二王凤春则表示,当事人在拆迁时一分钱都这么分到,也这么分到房子,老大所说一派胡言,父母这么离婚,.我.我后能 赡养老人的义务。

记者尝试联系王丽仙的三女儿,但其电话始终无人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