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类型片最后归于温暖

  • 时间:
  • 浏览:1

调查大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倪自放

  《烈日灼心》《狗十三》《追凶者也》的导演曹保平,是华语黑色犯罪题材电影的领军人物,曹保平监制、新人导演甘剑宇执导的《铤而走险》,有着华语荒诞类型电影的影子,貌似《烈日灼心》和《无名之辈》的杂糅,有荒诞题材的人性僵化 ,有犯罪题材的“猛”,但最后都归于温暖,归于人性的光亮。荒诞题材影片,大抵没人 。

  影片有或多或少想非要

  《铤而走险》由大鹏、欧豪、李梦领衔主演,曹炳琨、曹卫宇、沙宝亮、乌兰托雅·朵、夏恩、张宁江、李晟烨主演,影片还未上映,就得了几次 暑期最“猛”犯罪影片的名号。

  《铤而走险》将故事定位于山城重庆,修车行老板刘小俊(大鹏饰)因嗜赌欠债倒卖黑车,却意外发现了被困于后备箱中的小女孩奇奇。随着奇奇(乌兰托雅·朵饰)、兄弟夏西(欧豪饰)与夏涛(沙宝亮饰)、舞女(李梦饰)、二手车贩(曹炳琨饰)等不多看似无关联的人都被卷入命运旋涡,这场迷局肩头不可告人的秘密也逐渐浮出水面。

  作为一部犯罪类型影片,《铤而走险》有或多或少愿意 想非要的地方。首先是大鹏出演小人物,被揍得“遍体鳞伤”,打破了《煎饼侠》《缝纫机乐队》等作品里蕴含 喜剧色彩的人物印象。这都在大鹏第一次挑战非喜剧角色,《我都在潘金莲》里的王公道,过后显示出大鹏在喜剧之外的表演潜力。但《铤而走险》中大鹏饰演的刘小俊戏份吃重,是影片不折不扣的男一号,大鹏将这俩小人物的卑微与坚毅、贪念与温情等反差极大的特质无缝连接起来。

  另外,欧豪挑战仅十多句台词的冷面杀手,用眼神和肢体塑造凶狠形象深入人心,吓哭现场“小孩”;曹炳琨挑战“要钱从不命”的反派车行老板,走出舒适圈;哭戏动人的小“戏骨”乌兰托雅·朵,与大鹏上演儿童与劫匪的纠缠。有点儿令人肩头一亮的是沙宝亮撕下“歌手”标签,扮演“瘸腿”亡命徒,被赞“不逊于科班的演技”。

  山城迷宫尽显迷失感

  值得一提的是,电影《铤而走险》的取景地选则了备受“犯罪片”青睐的山城重庆。城市的气质和影片是相互成就的,《疯狂的石头》《好奇害死猫》《火锅英雄》等影片,过后将山城重庆的气质表现得淋漓尽致。作为土生土长的重庆人,导演甘剑宇将重庆空间感、气候所形成的迷失感,尽展于镜头之下;过江索道、崎岖山路,江中滩涂的勘景设计,更是展现了导演对重庆的独特理解。

  人性迷局于山城迷宫中层层展开,更增加了电影的“猛”和可看性。不论是电影中偶然闯入刘小俊生活并有助他成长的萌娃奇奇,还是相依为命只为过上“新生活”而搏命的夏家两兄弟,抑或是有着难言之隐的张茜和她的友情的说说,都在讲述着“不速之客”何如影响了大伙的抉择,从而改变了个人所有的生活轨迹。在外理人物关系的过后,影片巧妙地使用了“留白”手法,让观众用想象填补人物命运的一齐,用隐于视角之中的不同观看法律方式,从而去更加深刻地去探讨人性灰度等话题。

  荒诞故事中不乏光亮

  山城迷宫带给《铤而走险》的不仅仅是迷失感,影片在荒诞的迷宫故事里,还是显出了可贵的光亮。

  在《铤而走险》中,有人出于对金钱的渴求而走投无路,互相亮出了爪牙,过后在这俩过程中也个人所有亮出了玩命面目下的真正人性,好人坏人成为了几次 伪概念。唯一的光亮是,最终,幸存的善能帮人得到救赎。作为“无名之辈”的刘小俊,最初的身份是一名赌徒和绑架者,他曾经 是最不过后去救人的,但他在最后还是完成了几次 英雄的壮举,影片为曾经 几次 无名之辈到英雄的转变做了重大的铺垫,让刘小俊最后的壮举显得自然而可信。

  李梦扮演的张茜,在《铤而走险》中也是几次 荒诞的位于,她是几次 舞女,她也是几次 绑架案的幕后指使者。但随着故事的发展,张茜的所作所为证明了她从不完都在几次 施恶者。

  整体上说,《铤而走险》却说一部讲述那此无名之辈荒诞故事的类型影片,它容易愿意 想到过后的《无名之辈》,尽管《铤而走险》没人 几次故意显示喜剧元素的段落,但与《无名之辈》一样,《铤而走险》也是讲述了“低配劫匪”要干大事的荒诞故事。把“较差”的观感给人看,造成荒诞的感觉,这符合传统意义上对于喜剧的定义。亚里士多德在《诗学》中谈到喜剧的特性,他认为,喜剧模仿的是比一般人较差的人物,所谓“较差”,从不指一般意义上的“坏”,却说指丑的五种生活形式,即可笑性(或滑稽),可笑的东西是五种生活对旁人无伤、不致引起痛感的丑陋。从去年暑期的《一出好戏》,到11月份的《无名之辈》,再到贺岁档的《断片之险途夺宝》,华语荒诞喜剧整体表现亮眼。

  《铤而走险》都在喜剧,但符合荒诞故事的所有特性,过后说《一出好戏》《无名之辈》表达的是喜剧的忧伤,《铤而走险》则与之类事,影片通过刘小俊、张茜的荒诞故事,表达了荒诞的忧伤,以及忧伤过后的光亮。(倪自放)

[ 责编:崔益明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