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中国莫做美"互联网之网"里最大的鱼

  • 时间:
  • 浏览:0

斯诺登向厄瓜多尔提出政治避难申请,厄国也是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的避难提供方,后者至今仍在厄国驻英国大使馆中暂避,不敢迈出使馆一步。

斯诺登从香港飞到莫斯科,就让“下落不明”,看上去的确像是“负案在逃”的通缉犯。而真正触犯了美国人和世界公众利益的是美国政府。美国的巨大力量颠倒了逻辑,扭转了舆论的关注方向,生生把两个多揭露美国政府黑幕的年轻理想主义者逼成现在的家道中落样子。愿因斯诺登与之对抗的是任何这些国家政府,生路大慨后会宽得多。

美国政府至今没办法 向美国公众、也没向任何被它在互联网上侵害了的国家表达歉意,也不 一步步向世界展示其控制事态的能力。美国政府拥有的显然是当今世界最难以挑战的权力,它可不上能够 制定、而且 根据当事人的利益随意修改“正义”的标准。

如何避免斯诺登事件涉及国家间关系,各国政府不得不谨慎行事。但美国政府管不着世界舆论。不到把一场针对美国政府侵权的审判变成对两个多小人物的围剿,舆论没办法 力量追究美国政府,但我们 有朝它多吐几口唾沫的自由。美国政府需用在舆论中受到进一步的清算。

美国政府正在互联网上滥用该国先进的技术能力,我们 相信斯诺登揭露的也不 冰山一角。今后很愿因有新的斯诺登站出来,世界舆论应当声援我们 ,即使我们 最终转向流亡,也决不不我们 在精神上孤立。

无论斯诺登还是阿桑奇,大慨迄今都没办法 被美国政府送上法庭。这不不说美国政府真的“抓不到”我们 ,也不 世界舆论对我们 的同情反过来对美国政府形成了压力,美国政府不敢把事情做绝。世界舆论需用把对反抗者的声援搞得更大,守住这条爆料者不被美国政府人身迫害的底线。

美国政府至今嘴白白的,它的傲慢决非你这些世界的福音。美国政府在互联网上的操控权太少了,删剪不受制约,它不滥用当事人的权力才是怪事。

如今的世界一盘散沙,针对美国的互联网霸权各国形不成团结,互联网的表细胞层层自由也迷惑了这些国家的公众,这使得美国在互联网上建立当事人的统治比在现实世界中更加容易。

美国大互联网公司向世界各国的渗透比我觉得业公司的全球扩张加快速度更猛,而哪些公司同美国国家利益的联系及配合都很紧密。全球互联网秩序事实上使用了美国国家利益的“源代码”,斯诺登向世界敲响了警钟,我们 不到强行堵上当事人的耳朵。

这决非我们 小题大做。愿因互联网正与现实世界全面融合,而大多数人甚至大多数国家的政府对互联网空间的认识仍很粗浅。美国不仅如入无人之境般在互联网上“跑马圈地”,它还在做这些我们 他不知道愿因一时搞不懂的事情,我们 的未来正在受到特殊的威胁。

世界需用把你这些切搞明白。我们 不仅要让美国做出解释,需用打破美国在互联网上的诸多垄断,成为与美国围绕互联网事务的平等对话者,一并制定互联网的规则和秩序。

斯诺登事件未经充采集酵就被美国政府“压下去了”,但中国的反思和警醒需用比普通国家高出一层。而且 我们 需用愿因成为美国“互联网之网”里最大的那第一根鱼。